地方商务诚信公共服务平台经验分析

发布时间: 2017-09-12 10:55:43   作者:方明   来源: 本站原创  

自2014年商务部发布《商务部关于加快推进商务诚信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以来,为确保相关工作任务取得实效,2015年财政部、商务部和质检总局三部门下发《关于2015年商务诚信体系建设工作的通知》,支持第一批上海、江苏、浙江和广东四个地区试点建设商务诚信体系,每个地区安排5000万资金。2016年三部门下发《关于做好2016年商务诚信体系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支持第二批河北、山西、吉林和安徽四个省开展商务诚信公共服务平台的试点建设,每个地区同样安排5000万资金。目前第一批试点地区平台均已经上线,本文通过分析相关政策和试点地区经验,为进一步推广商务诚信建设提供经验建议。

一、国家级商务诚信试点建设需求分析

商务诚信体系建设试点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性任务,涉及IT技术、标准化、信用服务、信用信息以及运营层面的内容,参与的主体特别多,且各地的社会信用基础差异较大,没有成熟的建设模式。平台建设应以商贸流通服务领域为重点,以建立行政管理信息共享机制、市场化评价机制、专业化评价机制为核心,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手段,以完善“立信-采信-供信-评信-用信”生态链为目的,建设政府监管、企业自治、行业自律、专业机构合作、社会监督“五位一体”的商务诚信体系,最终形成“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的全省商务诚信新环境。

图1 商务诚信平台建设总体框架

构建五类业务生态闭环。平台需要围绕商务诚信信息的全生命周期推动相关业务。立信是信用主体的职责,由于可提供立信信息的信源有很多,需要鼓励及引导建立信源合作机制。采信是实现信息归集的手段,也需要根据不同的信源现状采取不同的策略。供信是信用信息整理、清洗、比对和深加工的过程,确保诚信数据的质量。评信是对信用主体诚信水平的量化考评,行政部门可以开展行政性评价,用于信用分类监管等;平台企业可以建立基于交易市场化评价,优选客户和供应商;通过与第三方专业机构的合作,鼓励信用主体开展深度的企业资信评价。用信的主体和场景较为广泛,政府部门可以在政府采购、资金扶持、评优评先、行政监管等方面使用信用信息或信用报告;企业可以在供应商选择和客户管理等业务领域加强对交易对手的信用评估,降低交易风险等。

实施五种策略整合信息。当前商务诚信各类信源基础不同,市场信用机制有待建立,主体信用意识有待提升,因此不适合采用单一的信源策略,需要采用多种信源策略,包括交换共享、政策孵育、技术实现、应用拉动、数据采购等。行政管理类信息可以采取交换共享的方式获取数据;对于尚未建立市场评价的平台企业,可给予一定的政策孵育,推动完善评价体系;在互联网上公开的信息可以通过技术的手段实现数据抓取整合;通过平台开发的企业立信、用户评价等应用功能也可以实现信息的留存;在平台的启动阶段,可以考虑采购一定的企业诚信信息服务,提高平台的吸引力。

形成五位一体诚信合力。商务诚信平台建设需要政府、企业、行业商协会、专业机构和社会共同参与,应遵循政府主导,社会共建的基本原则,形成政府监管、企业自治、行业自律、专业机构合作、社会监督“五位一体”的商务诚信体系。

二、首批试点四个地区的建设特点

德信行公司参与了广东商务诚信平台的建设,并深入调研分析其它试点地区的建设情况,总结第一商务诚信建设试点地区特点如下。

三、结合试点地区经验总结商务诚信平台建设的建议

总结已有建设经验,我们提出以下商务诚信平台建设的相关建议。

1.规划设计先行。商务诚信体系建设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而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系统项目,因此需要在总体规划下指导项目工作。如广东省由联合体首先开展总体设计,确定平台的总体思路、标准规范体系、数据资源体系、系统总体架构和运营推广方案,并通过专家评审后再进行下一步工作。江苏省也通过采购专业的管理服务,由第三方提供项目全程的设计和协调管理服务。

2.发挥带头表率作用。商务部门开展商务诚信体系建设首先需要练好内功,第一任务就是要整合商务部门行政许可、行政执法等内部信息,省级商务部门应整合全省的商务领域公共信用信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信用分类监管,并带头在行政管理事项中使用信用信息和信用报告。只有做好内部工作,我们才能够与相关政府部门做好数据交换工作,才能够提供给市场主体更好的数据服务,支撑市场主体开展市场信用评价。江苏省试点重点工作就是搭建商务诚信行政监管平台,为省、市、县(区)三级商务部门提供信用分析,信用审查,事中、事后监管,行政执法数据采集的统一政务服务平台,从《规划纲要》的精神出发,各行政部门基础的工作就是应该做好本部门的信息归集和应用,并与省公共信用信息系统交换共享,江苏省的这种做法是科学的和现实的。

3.加强跨部门合作。按照我国社会信用体系规划纲要的要求,政府行政管理领域产生的信用信息都要整合到发改部门主导的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因此商务诚信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务必要加强与地方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合作,理顺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和商务诚信公共服务平台关系和定位。上海市将推进“上海市商务诚信公众服务平台”建设列入2016年上海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重点任务之一,并采取委托上海市信息中心(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中心)建设运营平台,底层公共信用信息数据共享的模式建设诚信平台,解决了行政管理信息共享的难题。

4.建设互利的市场合作机制。市场经济也是信用经济,作为市场主体有建立市场信用机制的内在动力,目前很多成熟的线上线下平台企业建立了内部管理的信用机制,通过信用的手段进行分类分级管理,让守信的企业在市场交易中获得更多的机会。商务诚信平台要加强与市场化平台企业合作,建立企业信用信息的双向共享机制互惠互利机制,对不成熟的平台,应考虑给予一定的启动资金予以扶持。上海市通过向红星美凯龙、饿了么等平台企业提供诚信平台的信息,支持企业开展信用评价,企业将评价的信息再共享给诚信平台,实现诚信平台和企业的互惠互利;广东省通过采购服务的方式,支持商圈、电商、物流等开展市场化信用评价业务,实现市场信息数据的共享。

5.借助信用机构的专业力量。商务诚信公共服务平台服务本身就是一种征信服务,虽然《征信业管理条例》未将政府采集和发布信用信息纳入条例管理,但实质上平台开展的数据采集、整理、保存、加工和提供都应该按照征信业的规范进行管理,尤其平台会涉及消费者个人的信用信息,其规范管理更为重要。因此平台建设应加强与信用服务机构的合作,充分利用信用服务机构的专业能力,合规、科学的制定信息资源规范、产品设计和服务流程等标准规范文件。广东和浙江平台建设引入了人行备案的征信公司参与平台建设,上海市商务委通过委托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中心开展建设和运营工作。

6.采取灵活的采购模式。第一批试点地区的采购模式有联合体公开招标、联合体单一来源、公开招标、单一来源、竞争性磋商和直接委托等多种方式。由此可见,商务诚信平台不能简单的通过公开招标实现,建设单位确保在合规的前提下,要根据实际情况灵活的选择不同采购模式,既要程序公正,也要选择合适的合作单位。